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温顺的日本女孩子

温顺的日本女孩子

东东,出升于中国的福建省,97年他通过留学来到日本的东京,由于学费太贵了,读完语言学校后,就没去考大学了,黑在日本打工。

  他打工的店名——炙谷(就是中国的小酒家),他在里面是在做料理助理,他的上班时间是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4点。

  「又下雨,东京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呀。」东东下班换好了衣服,打完卡,走到门口又回到店里拿伞一边走,一边埋怨。回到店里找了半天又只找到一把小伞,心想:幸好雨不大,不然要成落汤鸡了。

  撑着伞走在新宿的大街上,由于是早上4点钟,又下着雨,号称不夜城的新宿,大街上也没什么人了,他看见前面1米处正有一个女孩用手遮着头在赶路,看看四周,没看见其他人,就壮着胆子说:「小姐,一起遮吧。」其实他是开玩笑的,因为日本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比较有距离。想不到,只听到一声「谢谢」伞下就多了一个人。

  由于伞小,一个人都嫌不够,再多个人就更显得小了,由于是自己叫别人过来的,所以,也只好尽量的往她那边遮,幸好离车站只有5分钟的路,很快就到了,可也把半边身子给淋湿了。

  进了车站,那个女的看见东东半边身子都湿了,就不停的说对不起,东东也就很大方的说:「没关系,没关系。」

  抬头看了一下那个女的,发现还停好看的,不过由于自己是黑户口,不想惹太多事,就向前走,那个女的也跟在后面,最后东东上了第11号站台,总武线的,想不到那个女的也跟了上来。

  东东回头向她笑了一下,「你也是总武线的吗?」「是呀,你也是吗。那正好一起走呀。」

  「好呀。」东东又笑了笑说。

  正好这时车进站了,上了车东东习惯的找了靠旁边的位置做下来,那个女的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很闷,东东就随口问她,「我叫东东,你呢?」

  「我叫春子,刚才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女的转过身子看着东东。

  「没什么,不要放在心上。」东东笑了笑说。

  接下来又不知该说什么了,东东就拿出中文报纸来看,春子也拿出手机来打GAME。

  在快到站的时候东东收起报纸说:「我下一站到,先走了。」春子带着惊讶的语气说,「我也是呀。」

  车到站了,东东先下车,春子就跟在后面,忽然听到春子说,「你饭吃了,要不一起去吃吧,就当作谢谢你。」

  「不了,我吃过了。」

  「一起去吧,给我一次谢谢你的机会。」

  「那好吧。」

  出了车站,春子在前面带路,进了三千里烧肉店,春子点了盘上好的牛肉,要东东点时,东东说吃饱了,不想要,点了一杯梅酒。

  由于两个人坐在对面,东东认真的看了春子,发现她张得真不错,嘴很小,想起人家说的嘴和阴道是成正比的,嘴小阴道也小,还有两只奶子非常的丰满,想象着摸起来的感觉一定不错。那边春子也吃得差不多了,停下来问:「你是哪里人?」「中国人。」

  「刚才,你的伞那么小,为什么会让我一起遮呀,害得自己都淋湿了。」东东当然不能说实话了,「没办法,谁叫我看见你一个女孩子在淋雨,怕你淋出病来。」

  「你们中国人可真好,要是日本人的话,绝对不会叫,日本人都是自己管自己。」

  「哈,是生活习惯吧,我很乐意帮助有需要的人。」「我吃好了,你真的不要吗,那我们走吧。」

  「那好,走吧。」

  在结帐的时候春子不让东东付钱,一定要她请。走到店门口时,还在下着小雨,东东看看天,「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那怎么行,那样的话,你不是又要再次淋雨了。」「没关系啦,不在乎那么一两次。」

  春子考虑了一下说,「那好吧。」

  在路上,春子用手勾着东东的手,身子贴得很近,这样可以减少身子露在雨中的面积,柔软的奶子就全贴在东东的胳膊上,东东享受着那柔软的感觉,有点想入非非了。

  东东特意慢慢走,心想最好是可以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可惜,春子家离车站很进,只有7分钟的路程,到了她的楼下,东东想当然又是一身的雨了。

  春子看见东东身上的雨水,不好意思的说道:「要把衣服换下来,我帮你烫干。」

  「那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虽然心理高兴得要死,可是嘴里还是很客气的问。

  「不会,不会,上来吧。」

  春子的家也很小,只有4贴半(大概9平方),加卫生间和橱房。

  进了家,她要东东等一下,自己拿了件睡衣到卫生间去换,东东发现她家虽然小,但是收拾的很整洁,看上去很舒服,比起自己的那个狗窝好多了。

  春子换好衣服出来了,她给了件男人的衣服让东东换上,东东进去卫生间换了衣服出来问:「这是谁的衣服呀?」

  「这是我以前男朋友的。」春子有点伤感的说。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到时看见我在这里会不会有点不好。」「我们已经分手了。」

  「对不起。」「没什么的。」

  春子家是铺地毯的,所以她就直接把衣服放到地上烫,她也做在地上,弯着腰,在那里专心的烫着衣服,由于她的睡衣是低领的。

  东东正好正好坐在他对面,正好可以看见她的里面,发现她原来已经没有穿胸罩了,从这边看过去正好可是看见上半球,两只奶子非常的白,非常丰满,还有两颗红的豆豆,东东在那边不挺的咽口水,想着,要是可是上去摸一把该有多好呀。

  烫完了衣服,春子转过身子把东西收起来,由于是半跪着的,所以可以看见里面内裤的样子。

  东东发现她穿的是丁字裤,再也忍不住了,向前跪走了两步,一把抱住了春子,正好两只手握着两只奶子,嘴里说,「春子,你太漂亮了,给我好吗?」「不要、不要这样……」春子用手去掰东东抱着她奶子的两只手。

  东东两只手用力一抱,春子的整个身字都往后仰,靠在了东东的身上。

  「不要,不要这样……呜……呜……」春子还在挣扎,可嘴已经被东东封上了。

  可她紧紧的咬着牙,不让东东的舌头侵入,不过两只手已经不再去掰东东抱住她奶子的手了,而是向后用力的推东东的身体,试图挣脱。

  这样就迫使东东抱着他两只奶子的手更用力了。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敌得过男人在欲火焚烧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两分钟后春子就放弃了无畏的努力,整个身子软了下来。

  当东东发现春子放弃了抵抗,可是还是把牙齿咬得紧紧的,不让他的舌头进入的时候,就绝对改变进攻方式,对她进行吸吻。他先吻下嘴唇,吻得很温柔,边吻边舔,还轻轻的咬,吻完下唇,就转向上唇,就在这时,他忽然绝得有什么东西咸咸的。

  再往春子的脸上看,他看到春子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这时「强奸」这两个字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下子就把他的欲念吓没了一半。因为他知道如果事后春子去报案告他强奸的话,以他黑户口的身份一定会死得很难看,而且还是国耻。

  可不做也做了,现在就是停下来,也是个「强奸未遂」的罪,完了,完了,现在全完了。他现在真的很恨自己的自制力为什么那么差。该怎么办呢,一定要想个办法来补救。

  在不自觉间,他的唇已经离开了春子的唇,抱着她奶子的手,也不自觉间放开了。可春子却一点也没有离开他身上的意思,把自己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只是不停的流泪。这时的东东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也不敢再用手去碰触她的身体。

  东东迅速整理自己的情绪,用满怀歉意的语气说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做,可春子你实在太卡哇伊(日语,是可爱的意思,中国的女孩子一般喜欢别人说他漂亮,可日本的女孩子,则喜欢别人说她可爱,所以我觉得很多的日本女孩都在装可爱)了,我实在是情不自禁。」可春子听了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了,东东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把她推开不行,抱着她就更不可以了,只好傻愣楞地跪坐在那里。忽然,春子迅速离开了东东的身上,转过身子,一边用拳头不停地敲打着东东,一边带着哭腔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本来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想不到,想不到你和其他的坏男人一样的混蛋,难道,难道全世界真的就没有好男人了吗。」她越说越激动,下手也越来越大越重。

  「对不起,是我不该做出那种伤害春子你的事,是我混蛋。」春子那种柔弱女子的拳跟本就没办法伤害到东东那超级壮,还练过两年自由搏击的身体,可东东还是觉得很疼,是心疼。

  看着春子那张雨打梨花,我见犹怜的脸,已经忘掉了自己可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是真的感到自己做错了,自己已经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的心,他为此感到万分的内疚。

  「不知怎么样才能弥补我所放下的错误,我一定会做到最好。」春子不说话,可敲打东东的手并没有停下来,不过力量越来越弱了,她整个人也好象快要脱虚了,身子晃来晃去的。

  东东怜惜的看着她,用右手轻轻地抓住她还在敲打的手,慢慢地把她拉向自己,同时左手绕到她的腰后面,轻轻的抱着她。

  这时,东东已经完全没有欲恋了,我只想要保护眼前的女人,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她。

  这次,春子没有拒绝东东抱着她,而是把轻轻的靠在东东的胸口。

  「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补偿我对你犯的错。」

  东东看着春子那只发红的小手,把它移到面前,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时春子在东东的怀里打了个哆嗦。

  「很疼是吗,对不起呀。你家有没有药,我来帮你搽一下。」春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东东放开她的手,绕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抚摸她的背部,动作很轻很轻,就象在抚摸着一个珍爱的古董,充满了柔情。

  「唔……」春子开始扭动起来,呼吸声也明显的加重了,可是她好象并不是在拒绝,因为她垂下的双手,也绕到东东的背后,抱住他。而且,力量在不断的加大。

  东东也感觉到怀里春子的变化,「怎么啦?」他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

  春子没有回答他,只是抱得更紧了些。

  东东停止了动作,两只手扶着她的肩膀,轻轻的推开了一点点距离。他看见这时的春子满脸通红,本来大大的眼睛现在半眯着,两只嘴唇微微半启,象是在等待着什么。

  东东一下子被迷住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可真要离开的时候,春子抱住他背后的手,突然勾住他的勃子,不让他离开,嘴迎了上去吻住东东,还把舌头伸进东东的嘴里。

  东东一下子愣住了,他不明白,刚才还拼命挣扎的春子,现在为什么会自动献吻。不过他没有犹豫,开始品尝那甜美的小舌头,手又开始在春子的背部抚摸起来,刚才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春子的背部是那么的充满肉感,由于春子没有带胸罩,所以摸起来,特别的舒服。

  春子抱着东东的手更用力了,好象要把自己整个溶到东东的身体里去。

  「我要,我快受不了了……」春子离开东东的嘴,双眼充满了情欲。

  东东把手移到她的前面,去摸那丰满的奶子。

  「不——」春子打了个寒颤,抓住东东那只摸奶子的手。

  东东不解的看着她。

  「不,不要动它们……」春子的眼里充满了哀求。

  春子把东东的手向下移,移到她那没有一点多余脂肪的腹部,再移到她的阴部。

  东东虽然很疑惑春子为什么不喜欢他摸她的奶子,但是也没有时间考虑,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春子很想要,而他自己的小弟弟也已经硬得发疼了。

  东东摸着春子的阴部,春子已经全身失去了力气,整个人瘫在东东的身上。

  但是由于隔着一层内裤,东东觉得很不过瘾,就把春子放在踏踏米(日本和式的房间里,都是铺这种叫做踏踏米的草席,踏踏米是有规则的,一块踏踏米的尺寸是大概2平方米,所以日本人算房间面积时也是说几帖踏踏米,睡觉就是在踏踏米上铺个床垫,人睡在上面,起床后把床垫收起来放进壁橱里去,这样才不会占有有限的空间)上,抽出那只抱着春子腰的左手,掀起春子的睡裙,准备把它脱掉,但是春子阻止了他只让睡裙退到奶子以下的地方。没办法,东东也不去勉强。

  东东朝阴部看去,发现小小的丁字裤本来就没多少的布,现在都快湿透了,又摸了两下,觉得不过瘾,就去脱。这次春子很合作,微微的抬起屁股,让东东很容易就脱了下来。

  只见春子的阴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齐,显然是经过精心修剪的,把她的两只脚抬起来,整个阴部都呈现在眼前,稍微有点粉红色的阴蒂,已经硬得跟相思豆一样了,淫水在不停地向外流。用手摸了一下,觉得好软,好湿。

  东东把她的两只脚靠在肩膀上,腾出两只手,翻开她的大阴唇,里面粉红色的在淫水的浸泡下有点闪闪发光,阴道口也很小,东东想:大家果然没骗我,小嘴的人,这个洞洞也是小的。

  东东把脸靠近它,闻了闻,没有一点异味,知道她一定每天都把它清理得很干净。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把嘴贴上去,亲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在那里舔了两下,感觉有咸。

  「喔……」春子轻呼了一声。

  东东本来还想继续,可小弟弟实在是涨得难受,就起身迅速脱去衣裤,扑到春子的身上,用一只手支撑身体,一只手一边抓着小弟弟,一边摸索着洞口。找到了,由于洞口经过淫水充分的润滑。腰一挺进去了。

  「喔……」

  「喔……」春子和东东都呼出声来。

  原来春子是因为东东的小弟弟太大了,又很长,一下子就插进去,把洞里面添得满满的,就象快爆出来一样,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有点疼,但同时也感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从下面涌向全身,整个人就象快要飞起来。

  而东东则是因为春子的洞太小了,周围的软肉把他的小弟弟紧紧地包住,那种感觉真是太美了。

  东东快速的插了两下,就停了下来。

  哇,不行了,东东感到自己七年没碰过女人的小弟弟快爆炸了(东东是在七年前和他的第一个女朋友分手的,也就是在来日本的那个时候,那以后他都没干过女人,甚至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高潮来得太快了,心想:不行,现在如果射出来,春子一定被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一定会很难受,那么下再想干她的话,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而且自己还没有好好的享用身下的这个人间犹物,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了呢。

  东东拔出小弟弟,让它先透透气,停止刺激它。

  「唔……」春子感觉到那个令她欲仙欲死的小弟弟离开了她的身体,而且没有要再插进来的迹象,不满抗议着,充满情欲的眼睛不解的看着东东。

  「你的洞洞太厉害,把我的小弟弟弄得太舒服了,我要让它出来先透透气,不然他就要射了,那时候把你吊在半空中,你会很难受的。」东东笑着说。

  春子的眼里充满了感激。两只手勾住东东的脖子,用两片微微颤抖的嘴唇吸住东东的嘴,两个人激烈的吻起来。

  东东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和春子的接吻上,让情绪不那么的激动。

  大概5分钟左右,东东感到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

  「准备好,现在有要开始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纯情小护士让给我破了处 下一篇:女友小乖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