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文枫的爱人丽蓉

文枫的爱人丽蓉

文枫的爱人丽蓉出差回来了。丽蓉比素云大几岁,但比文枫要小好几岁,由于业务能力出色,人又能干,现在是市药检局副局长。丽蓉年轻时也算是千里挑一的美人,看上去妩媚娇柔,即使现在,看上去也要比实际年龄小十多岁,就象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少妇。在药检局,和素云算是知心朋友,最要好的同事。当然,论长相,她们俩也是属于单位的头两块牌子。即使近年分到她们单位的女孩,除了看上去年轻点,其它都不能和她们俩相比。丽蓉和素云相同的爱好就是练瑜珈,所以直到现在,她们俩的身材也是一流的,绝没有普通女子的那种变形。

  文枫和丽蓉其实非常恩爱,虽然在单位丽蓉能干泼辣,但到了家中,对丈夫总是极尽温柔。但美中不足的是他们的孩子茗颜有严重的同性恋的毛病。那都是因为夫妇俩太爱孩子,生个男孩却把他当女孩养,等长大了,什么都晚了,这是他们最大的心病。本指望给他娶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就能解决问题,那知道根本没用。

  出去几天后,回家免不了要和丈夫温存一番。晚上,沐浴后的丽蓉穿上性感的丝质睡袍,在身上的敏感部位喷了些香水,躺在床上,等候丈夫的到来。

  一会,文枫进来了。他轻轻把妩媚娇柔的丽蓉揽在怀里,吻了一下丽蓉的额头,温柔地对丽蓉说:“阿蓉,这两天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阿枫”,丽蓉温柔地说。

  文枫吻上丽蓉湿润娇软的嘴唇,夫妻俩自是一番柔情密意。

  丽蓉的阴阜很有肉感,像个肉包子似的高高坟起,乌黑的阴毛已被淫水打湿,伏伏贴贴地粘在上面,她的阴毛很浓,把她的阴唇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紧夹一线密合的粉红肉缝。

  文枫仔细地拨开阴毛,找到那个红艳艳的小洞,它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正向外流着口水呢!

  文枫的阳具在这迷人的景色下很快就翘了起来,瞬间已胀得铁硬。他压到丽蓉的身上,肉棒借着淫水“滋”地一声直入她的阴道中。

  “唔!┅┅”火热而粗壮的肉棒像烧红的铁棍,杵入了她的最深处,一下子填满了她所有的空虚。

  文枫轻轻地挺动屁股,让阳具在她的阴道中慢慢地来回抽动,他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搓捏那饱满的乳房,一张嘴同时在丽蓉的脸上亲吻着。

  “呜┅┅呜┅阿枫┅啊……啊…”她轻轻地呻吟着,那根又粗又烫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顶入她的深处,点触她的敏感处,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乳房又仿佛似文枫手中的面粉团一样,不停地被捏圆搓扁。身上强壮的男人压得她无法动弹,她只有叉开双腿任他蹂躏了。一条白嫩的大腿从床沿上挂下,不停地颤抖。

  文枫慢条斯理地奸淫着身下美丽的妻子,他在享受着,享受那灵活的丁香小舌,享受那滑腻芬芳的肌肤,享受那温暖紧窄的阴道,享受这一切带来的快感,文枫的阳具异常耐久,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好好享受。

  过了一会儿,文枫抬起上半身,把丽蓉的一双粉腿最大限度地分开,由于房内灯火通明,文枫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阳具在妻子粉红的阴户中一进一出,那源源不断的淫水被抽动的阳具一拨一拨地带出了阴道口,顺着股沟往下流,流到了早已水迹斑斑的毛巾上去了(丽蓉和丈夫作爱时总是准备一条宽大的白色毛巾,那象柔佳那样没有经验,而柔佳总是看到婆婆经常洗那白色毛巾,也不知道那毛巾是干什么的)。原本雪白的乳房被他捏得通红通红,乳头突起,硬硬的一颗如同花生米。

  丽蓉此时双颊生霞,香汗淋漓,殷红的小嘴娇艳欲滴,丽蓉已成了一个欲焰高涨、春潮泛滥的美娇娘!

  文枫看着她这副诱人的模样,很是受用,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唔┅┅唔┅┅呜噢!┅┅噢┅┅噢┅┅”销魂的感觉从文枫的内心深处发出,通过她的小嘴和秀鼻发出了声音。

  她疯狂地扭动腰肢,迎合着文枫强而有力的撞击。

  文枫抱着丽蓉的双腿,满是胡渣的粗脸在她光滑的小腿上磨蹭,屁股快速地前后运动,狠狠地抽插着身下的美娇娘,他的小腹与她的屁股碰撞时发出了富有肉感的“啪啪”声。

  他的特号粗长的阳具在她那如洪水泛滥般的阴道中进出,每一次的进入必定钻入她最深的地方,那深藏着她最强的快感。

  文枫的特号粗长阳具尽量的侵入她的体内,碰撞她花心最深处的一团软肉。

  忽然,他感到她的阴道强力地收缩起来,一股热流从她的深处涌出,包裹着他的肉棒。

  他看到了丽蓉紧咬着下唇,美目紧闭,秀眉紧锁,全身如抽搐一般不停颤抖。

  她高潮了,文枫又抽动了几十下,才从她的阴户中退了出来。丽蓉白嫩的双腿无力地分叉着,白色的液体从她的被蹂躏过的肉缝间地流出。她全身酥软,瘫在床上,只有胸膛在不停地起伏,惹得那对饱满的乳房颤悠悠地抖动。

  文枫侧身把娇柔的妻子抱在怀里,轻轻抚爱,夫妻俩说起了悄悄话。

  “阿蓉,你最近怎么老是出差?单位里特别忙?。”

  “还不是为了给你和柔佳创造更多的机会!。”

  “什么意思?我对柔佳可什么也没做!。”

  “哼,连这样的谎话都好意思说,最近在家里你老是和柔佳眉来眼去,眉目传情,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

  “你们俩也太不小心了,沙发上,书房里,还有浴室里,那么多的痕迹,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当我还是小女孩,什么也不知道?你也真是的,只知道当时快乐,事后也不让柔佳仔细清理干净。”
 “对不起,阿蓉,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我也是看柔佳一个人独守空房,看他怪可怜的,所以对你们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给你们俩创造机会,你可要知道我的好!。”

  “老婆,我的好老婆,下辈子一定再做你的奴隶!。”

  “扑哧”,妩媚娇柔的丽蓉一阵娇笑。文枫则再次紧紧的把丽蓉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和你说件正经事,既然我们的儿子已经那样了,我们家也不能断了后代,你呢继续努力努力,让柔佳怀孕,这样我们家也就有了第二代。这种事情只要我们不说,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

  文枫听到这话,没想到丽蓉如此豁达大度,换了别人,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天天不得安宁。

  “老婆,文枫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了。”

  “谢什么呀?我们是夫妻。如果你愿意,就是现在把柔佳抱过来”努力努力“我也不会反对,省得以后你们俩在我面前偷偷摸摸。”

  “真的?柔佳不知道愿不愿意?”

  “傻样,还在我面前装。柔佳强得过你吗?去吧,再等一会柔佳可能睡着了”

  柔佳躺在床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唉…”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扭头看了一样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十点了,“为什么总是睡不着呢?”女孩儿翻了个身,“现在婆婆正在被公公疼爱吧?公公…文枫,你是不是也在想我?啊……“她在被窝儿中的右手慢慢探进了自己的双腿间,隔着睡裤压在了小穴的部位……”公公…文枫…嗯…“柔佳的手活动的越来越快,被子已经被踢开了,床单儿也因为娇躯的扭动而变得皱折不平。

柔佳不断的翻着身,盖上被子热,踢开被子冷,真是难受死了,她坐起身来,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里面没带乳罩,胸前两团鼓鼓的软肉微微颤动了几下儿,“啊…公公…它们在发胀呢……”女孩儿脱掉了衣服,躺倒在床上,四根手指捏住了一对儿怯生生的奶尖儿,“啊…”她完全没注意到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儿,正有一双色眼眨都不眨的注视着自己。

  柔佳的左手又不由自主的探向了腿间,看来身体里的这团火不灭,是不可能睡着的了。忽然,女孩儿觉得有一双热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儿里,揉捏着自己的一双脚丫儿,她吓了一跳,睁眼一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站在床尾,那个让她正在思念的爱人,“公…公!婆婆在家里,你怎么能过来?”

  “小宝贝儿,这么能忍啊?”文枫抓住了美人的脚踝,一脸柔情的把她往自己身前拉。柔佳一下儿跪了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腰身,把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公公…大哥哥…柔佳想你”见不到他的时候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但现在他就在面前,也顾不得婆婆就在家里。

  文枫用左臂搂着女孩儿,右手抬起了她的下巴,低头吻着她薄厚适中的香唇,右手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脯上,托了托球形的乳房,“它们在发胀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呀!”柔佳羞叫了一声,“你…你怎么知……”“哈哈哈。”

  文枫弯下腰,一把抄住了绝色清丽女孩儿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去…去哪儿啊?”“去见你妈妈啊。”“什么?”柔佳一时没明白文枫在说什么。“你是我儿媳妇,你婆婆也是你妈妈啊,对不对啊?”

  “你…公公,大哥哥…妈妈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你婆婆让我过来抱你过去的”两个人说着悄悄话儿,就来到了公公的卧室外,文枫伸脚钩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屋里的大灯被丽蓉关掉了,现在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伴着阵阵淡淡的如兰似麝的气息,洋溢着浪漫的气氛。

  。

  丽蓉就躺在床上,嫩白的双肩露在被子外,脸上尽是会心的笑容。婆媳俩的眼神在空中相交了,两张雪面都是一红,丽蓉用被子蒙住了头,而柔佳则把脸颊拚命的往男人的脖颈间埋,发出“嗯…嗯…”的娇声。

  文枫没想到刚才还如此豁达大度的老婆此时也是如此娇羞,也难怪,婆媳共事一夫,毕竟这种事情也是很难为情的,违反了人之常情。

  男人心里那叫一个美啊,他把柔佳平放在床上,女孩儿立刻转向与婆婆相反的方向,身子也蜷了起来,双手捂着俏脸,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文枫把盖住老婆螓首的被子拉开了,一低头,就开始激烈的亲吻她,他们所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使旁边儿娇媚的柔佳更是不知所措了。

  忽然听到婆婆娇滴滴的说了一句:“老公…去…去疼我的好妹妹,好媳妇柔佳啊……”柔佳再怎么想要文枫也不会好意思当着婆婆的面儿和他亲热,她翻身而起,想要逃走。文枫可不会放她走的,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这只小玉兔儿压在了身下,又吻又舔,又摸又揉,几十秒钟就把她弄得娇喘连连了,再也没意志,也没力气挣出“魔掌。”

  丽蓉早就又躲进了被窝儿里,虽然黑暗能使人的听觉更灵敏,但薄薄的丝被使她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外面的动静,人体在蠕动擦蹭的声音,床面的摇动,柔佳在爱人把玩儿下逐渐加重的喘息,男人不清不楚的轻言密语。
突然间,床体起了间歇性的震颤,柔佳的声音也猛的高亢了起来,“啊…啊…不…不要了…婆婆…救…啊…啊…啊…救我…婆婆…”丽蓉的身子开始发热,她不知道爱人在用怎么的手段,能把可爱的柔佳“整治”的如此呼天抢地,他们可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玩儿法呢,好奇死了。

  女人想看又不敢看,可柔佳的叫声越来越响,听上去都有点儿喘不过气儿的劲头儿了,而且她还在不断的呼叫自己,向自己求救。“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

  虽然明知爱人是绝不会伤害柔佳的,可做婆婆的,还是不由得有些担心。丽蓉战战兢兢的把被子向下翻了一点儿,露出了双眸,一下儿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柔佳现在是面朝婆婆,被男人从侧背后抱着,两颗丰满柔软的乳房在男人胳膊不停的挤压下变换着形状。文枫的舌头在柔佳的耳孔里搅动着,另一只手插在她的玉腿根部,正在她的阴部抠揉。丽蓉能模模糊糊看到柔佳黑黑的耻毛,还有柔软坚挺的玉乳。这些都不是让丽蓉吃惊的原因,真正令她惊讶的是柔佳的反应,柔佳的身体在胡乱的抖动着,内裤中插着的那只手每蠕动一下儿,她就会如同触电般的向上一蹿,她的一只脚蹬着床面,另一只蹬着男人的腿,想要借力使自己逃脱,可爱人将她死死的卡住,使她只能在原地一下儿一下儿挺着身子,就像是出了水的鱼。

  柔佳的粉脸通红,大张着小嘴儿,紧闭着双眸,眼角儿挂着泪珠,长长的睫毛微颤,两条秀眉深锁,一只玉手拉着男人的手腕儿,另一只拼命的攥着床单儿,“不…啊…啊…啊…婆…啊…婆…啊…啊…救…”她的胸脯急速的起伏,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丽蓉看着柔佳极度痛苦的样子,分明没有一点儿快乐可言,再也忍不住了,从被窝儿里钻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快要高潮时的表情和柔佳现在的表情其实也差不多。她举起小拳头,捶打着男人的臂膀,“放开她,老公,你快放开柔佳啊。”她想救柔佳,可又舍不得真的用力打爱人,结果就成了给他放松肌肉。

  男人心里这叫一个乐,他按在柔佳阴蒂上和插入阴道中的手指活动的更快了。

  柔佳的两腿猛的一蹬,双眼一下儿睁得大大的,呆呆的望着丽蓉,雪白的喉咙间发出“咳咳”的声响,她本来仰起的头颅慢慢的落回了床上。

  男人拉住了丽蓉的手臂,丽蓉一侧身就倒进了爱人的怀里,“她…高潮…了吗?柔佳怎么会这么敏感?”“当然了,你以为我会伤着她吗?”男人点了一下儿丽蓉的鼻头儿,丽蓉看着柔佳舒展开了的脸颊,红晕中透着娇艳,果然是已从痛苦转为了柔和,嘴角儿边还出现了甜甜的笑意,她这才算是完全放下心来。

  男人轻轻分开柔佳粉嫩的玉腿,用手指分开柔佳的蜜穴,那里早已湿润一片,他转头看着丽蓉,“你瞧瞧,她要是不舒服,怎么会变得这么湿漉漉…”他的话还没说完,柔佳就“嘤咛”一声的坐了起来,一下儿把他扑倒在床上,小拳头儿如同雨点儿般落到他的胸口,“你坏死了,怎么能当着婆婆的面……”

  男人笑着让跨骑在自己腰上的柔佳捶打了十几下儿,接着就按住了她的后脑,和她吻了起来。男人的肉棒早就坚硬无比了,他的另一只手将肉棒的位置调整好了,双手扶住柔佳的胯骨,猛的向下一压,把整根阴茎全顶进了她的小穴里。

  “啊…”柔佳的身子像安了弹簧一样的迸了起来,双手压着男人的小腹,她知道婆婆在一旁看着自己,她能感到那种惊讶的目光,她都快羞死了,但她等这一刻已好久了,实在是顾不得别的了,“大哥哥…啊…公公…我好想你…啊…啊…”女孩儿的细腰开始扭转,屁股开始起落。

  柔佳在男人身上起伏了一阵子,已经是腰酸腿软了,“可恶”的文枫又开始向上挺屁股,“啊!”她一个没坐稳,身子向前一冲,本能的抱住了婆婆的小蛮腰。丽蓉被柔佳一撞,身子也是前倾,双手撑住了床面,“呀…”她的腰身向下猛沉,只觉一条柔软的小舌头正在自己的背上舔舐。柔佳的行为是无意识的,她快要到高潮了,只知道自己亲吻的是一片光滑无比、香嫩温热的肌肤。而丽蓉此时又吻向了文枫,三个人活动的越来越快,昏暗的卧室中回荡着令人心驰神摇的娇喘欢吟……男人一个翻身,把绝色清纯的柔佳压在身下,被男人压在身下的被剥得精光的一丝不挂的圣洁玉体无奈而娇羞地配合着他的抽插顶动。

  柔佳芳心娇羞万分的娇啼婉转:“……啊……啊……你……啊……啊……你……啊……进……进……去得太……太……深……了……啊……“清丽绝色的丽人娇羞承欢、含羞娇啼。她羞红着脸,娇羞无奈地挺送着雪白柔美的玉体。

  在柔佳的狂叫声中,男人忽然脊椎一麻,一股无比舒服的感觉直灌他的脑际,仿如电殛,一直向着的他龟头冲了下来。此时柔佳的小肉穴急速地开合收缩着,而男人则向着她那个滑溜溜的小肉洞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抽插着。加速!再加速!

  男人的节奏越来越快,阴茎越来越涨硬,龟头越来越灼热,终于,“嘶”地一声,浓稠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射出来,直撞着柔佳那个滑溜溜的小穴的深处,柔佳的双手紧紧的抱着男人,身体再次弓起,伴随阴道肌肉的收缩,子宫口又一次喷出热流,男人的龟头又一麻,伴着巨大的快感,一股热热的浓精再次喷薄而出,一下一下地浇在柔佳的花心里。两人都一阵舒爽…痉挛……高潮过后,文枫搂着柔佳和丽蓉,温柔地对她们说:“你们都是我最心爱的女人,一个是大妻子,一个是我的小妻子,以后,我再也不会在单位去骚扰柔佳了。”
“婆婆,你丈夫不但欺负我,还欺负我妈妈,连我最要好的朋友也不放过,婆婆,你得为我讨回公道。”柔佳决定把所有的事情向婆婆说清,让婆婆做个了断。

  文枫听了,心里那个苦,知道今晚丽蓉不会放过自己。

  “阿枫,真有这样的事情?你和素云也好上了?怪不得这一阶段素云看我的眼神都不对。”

  “阿蓉,对不起,我错了,你让我怎么改,我都听你的。”文枫其实有点惧内。

  “素云其实一个人生活也挺孤单的,柔佳,你妈妈是什么想法?”

  “妈妈一开始很反感,后来…就接受了。”

  “既然这样,素云那里我就不和你计较了,那不放过你要好的朋友是怎么回事?”

  柔佳就把上个周末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婆婆汇报。

  “柔佳和素云都是独守空房,孤单寂寞。而且都是一家人,我也不会和你太计较。可是人家雅君是一黄花闺女,你破坏了人家的贞洁,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那天是我没把持住,如果你在家里,打死我也不敢,老婆你聪明能干,帮我想个办法吧。”。

  “我呢,帮你想个挽回的办法,作为补偿,我把她认做干女儿,你呢,在单位多照顾关心她,怎么样,我的冤家?”,丽蓉不愧是能干的女人,什么事情到她那里都容易解决。

  “这样最好,我向她认个错,柔佳,你去问问雅君,她愿不愿意做丽蓉的干女儿?。”

  “知道了,爸”,柔佳温柔的回应。

  “以后,我会珍惜你们对我的感情,再也不敢沾花惹草了。”

  “你也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过纵欲,将来的日子长着呢。我和柔佳会好好陪你,素云那里,你也可以经常去看看她。”

  “有你这样的爱人,真是我的福气”,文枫从内心里感谢丽蓉。

  “少贫嘴,我还不了解你!”,…。就在文枫和丽蓉说话的时候,柔佳已经在文枫的怀里温柔地睡着了,文枫和丽蓉相示一笑,知道这个小美人刚才一定是累坏了。

  一夜无话。从此,丽蓉和柔佳每周都会单独陪伴文枫欢爱一次。其它时间,不管文枫睡哪个房间,两人都不允许文枫和自己颠鸾倒凤。到了周末,三人便会来一场文武大战,当然,那一晚,肯定是无比的香艳消魂。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文枫、丽蓉和柔佳三个人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期间,文枫也单独去看过素云几次,素云见亲家公来,也是热情款待。当然,饭后少不了甜言蜜语,男欢女爱,每次,绝色美人素云都婉转承欢,高潮叠起。

  最后,素云才依依不舍地把文枫送走。文枫把丽蓉的态度向素云说明,素云见丽蓉如此大度,她们两人间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雅君自从在柔佳家里失去处女之身后,就一直回避柔佳。直到柔佳多次婉言道歉,并把她婆婆丽蓉的意思向雅君说明后,雅君才和柔佳重归与好。毕竟,她和柔佳是多少年的好朋友,最知心的姐妹。

  她很快就答应了柔佳,愿意做柔佳婆婆丽蓉的干女儿。

  这一天,又是周末,柔佳请雅君到家里吃饭,说是要举行个仪式,她婆婆要正式认雅君做干女儿。

  那天,清丽绝色雅君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也为文枫,那个让自己“蒙羞”的男人,丽蓉、柔佳精心准备了礼物。她给文枫买了条昂贵的领带,给丽蓉买了一套高档羊绒内衣,给自己最好的朋友柔佳买了两大盒她平时最爱吃的进口巧克力,(雅君买这些礼物花去了将近三千元,对于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雅君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然后乘着柔佳的汽车,来到文枫家里,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

  丽蓉热情接待了雅君,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见雅君如此精心准备的礼物,丽蓉知道,雅君是个很懂事,很能干的女孩。很快,雅君和丽蓉就互相熟悉了,可能她们真的是有母女的缘份。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两片粉红已洇湿 下一篇:浩天和范霞的浪漫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