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火是神物

火是神物



  这个新年过的很匆匆,眨眼间,年已经在拜年走亲戚窜门的过程中跑远了。
  
  十五元宵节一过紧接着就是村委会的重新选举。选举中,一篇极具创新与煽情的演讲获得了大夏湾村绝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尤其是曾经受到我们“大夏五虎”保护以及崇拜我们的年轻人更是使会场如鼎沸之锅热闹非常,大哥翼虎以绝对优势当选为一村之长。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凡新担任一个领导职位者,不管你是国家领导,还是企业主管,上任伊始,通常总会拿出一套套自己的新管理方式或者解决问题的方案,以表明自己的工作方针、展现自己的能力和决心。
  
  大哥上任后,势必也要将这三把火给燃起来,否则他这领导就不能叫领导。不管是上级还是群众,在他刚上任期内,对他的关注度一定是最高的,大家都在密切的关注他的“火”的力度和强度。
  
  火是神物,能取暖,壮胆,照亮、毁除无用的野蒿杂枝。而且火一旦入了新官们的眼中、心中、脑中时,就仿佛有了孙悟空的金匝棒的神功,变幻无穷,魅力无限。但这三把火如何烧,何时烧,高烧低烧绝对是一门特殊的管理艺术,运用的好了就是三昧真火,犹如鲍丁手中的宰牛刀,运乎其妙全在于心;运用的不好反而会引火烧身,让自己溃不成人,不堪回首、恶梦连连。
  
  虽如此,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做任何事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那必定会一事无成。要将一个落后的穷乡僻壤建设成如同花园般美丽的新农村,势必要有一个能够掌控全局、推陈出新、大刀阔斧的人。大哥绝对具有这样的素质。再加上我们五兄弟从旁协助,自然可确保万事无忧。
  
  关于这三把火,有人总结出一个理论,那就是:第一把火树声威,第二把火去痼疾,第三把火暖人心。
  
  第一把火树声威,大哥已经具备了。第二把火去痼疾,这火需要过程,应该循序渐进的烧,太猛则可能会酿成火灾,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太弱则不能发出自己的光和热,难以树立自己的威信,为自己日后的管理增加难度,甚至把自己也熄灭了。现在尚不够完善的就是这第三把火,要想暖人心,单*我的500万,只能小暖一下,只有拉来更多的投资才是大暖。
  
  要想富,先修路。
  
  我们村的这条破路还是十多年前的上上一任书记在任时所修,当时能够用碎砖碎礓修路对乡下来说已经算是好的不得了了。但经过十多年的风霜雨雪,年久失修,路基都已经被破坏,高高低低,坑坑洼洼的,老人与孩子经常因这条路而受伤。眼下最最主要的就是将这条牵连着我们村与外界的这条“丝绸之路”给修好。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经过一个多月的昼夜施工,一条三千多米长的水泥路即将竣工,全村老少皆大欢喜。
  
  今夜天沉,我拖着疲倦的身体从工地上往家赶,半路的时候就下起雨来,那冰冷的雨滴打在脸上,让我又疼又痛又冷。
  
  雨越下越大,头发都已经淋湿,我不由地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当我以百米跑的速度冲进大哥家的时候,我身上已经水淌,外衣全部湿透。美琴嫂赶忙拿来干毛巾给我擦拭头脸上的雨水,边擦边道:“怎么也不打伞,你看这都淋成什么样子了?”
  
  美琴嫂个子不高,最多直到我肩膀,现在她为我擦头,让我我不得不稍稍前倾,视线直抵她胸前高耸的两座山峰。美琴嫂身材娇小,然胸前的两个肉球却是不小。两山不停地随着她为我擦拭的动作做上下波动,那鼓胀胀的感觉分明是没有穿乳罩,紧接着一股香喷喷的乳香扑鼻而来,让我困顿的大脑一阵晕眩。
  
  “半路上下的雨,谁知道这鬼天气说下就下。”我一边应着,一边心中暗暗叫苦。朋友妻不可欺,何况她是大哥的女人,我虽没有起色心,但眼前活蹦乱跳的两个大波,甜美的乳香以及那为我擦拭头脸的双手都让我的生理起了自然反应,小弟弟便不争气地挺了起来,幸好今天穿着大衣而且又身体前倾,所以才没有露出丑态。
  
  “嫂子,我自己来吧!”我伸手向上去抓毛巾,慌乱间却入手滑腻、肉乎乎的。我知道我抓住了嫂子的小嫩手,我知道这不对,赶忙松开手来,只是那肉乎乎滑腻腻的感觉却如同电波一样闯进了我的脑海里,让我血液沸腾。
  
  “吆,还嫌嫂子弄的不舒服……”美琴嫂突然住口,给我擦头的双手也放了下来,面色通红地望着我。
  
  “怎么了?”我不解地望着她。
  
  “没什么。给,你自己擦吧。”美琴嫂将毛巾塞在我手里,接着要解我大衣的扣子,道:“快擦,擦好把外衣脱下来,别冻病了,到时就晚了,现在感冒可是很难好的。”
  
  我向后稍稍一退,道:“嫂子,等一下我自己来,你还是给我弄一点热汤喝吧,嘿嘿,好几天没有尝到你的手艺了。”
  
  美琴嫂笑道:“好,你等着,我去去就来。”说完,柳腰轻扭,向着厨房走去。
  
  我看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不由又想起她刚才的变化,细细品味,终于让我品出来点味道。嫂子刚才那句“还嫌嫂子弄的不舒服”,如果说过就算了也没有什么,可是若回过头来在仔细品品,确实有点露骨,有点那种味道。
  
  我三下两下将头脸搞定,然后将自己的湿透了的大衣脱了下来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将粘满泥水的皮鞋朝门口一扔,换上了美琴嫂为我准备的拖鞋,然后坐在软绵绵*椅上,无聊地看着电视机里播放的肥皂剧,心里却始终无法平静。
  
  我发现我变的更坏了,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跟我大小差不多的嫂子,喜欢上她做的饭菜,喜欢上她温柔的个性,喜欢上她摇曳生姿、娇小玲珑的身材,喜欢上她动不动就红彤彤的脸蛋,喜欢上……不,不仅仅是喜欢,甚至有点爱上了。
  
  我知道我这样是混蛋,但心却跟爱一起走,恐怕永远都不会回头了。
 舒服地躺*在*背椅上,慢慢地合上眼睛,我的眼前便浮现出美琴嫂摇曳多姿的身体,耳畔便时时地响起她甜美温柔的呼唤,扑通通心儿乱跳,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我急忙忙跑进厨房向坐在灶前烧锅的美琴嫂道:“大嫂,你起来让我来烧吧。”
  
  “哎呀,你怎么过来了?”大嫂猛然一怔,笑道:“你一个大老爷们哪里会烧锅,赶快过去休息吧,这里用不着你。饭菜一会就好了。”
  
  “嫂子你不要小看人吆,小时侯我可是经常帮妈妈烧锅的,绝对算得上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听到美琴嫂对我说不,我反驳道。
  
  美琴嫂见我说的如此认真,不知咋的就想逗我一逗,妩媚地上下打量着我,道:“是不是真……”美琴嫂自打开始我进厨房便仰头望着我,如今这一上下打量却突然话说半截就停住了,小嘴微张,双眼直愣愣地盯着我的裆部,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见其变化就顺着她的目光回看,乖乖,原先那火气腾腾的小弟弟依旧没有消气,把个衬裤撑的老高,实在丑态百出。
  
  人若不要脸,神仙都难管。为了我的目标,不管了,什么丑我都愿意出。某些时候,说不定稍稍出那么一点丑,会获得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反正丑已经出了,再想挽回肯定是做梦,索性屁股一扭*着美琴嫂我坐了下来,抓起一把柴火放进火红红的灶眼里。火花透过灶眼映红了我的脸庞。我道:“是吧,我没有骗你吧,手法是不是很娴熟?”
  
  不知是因为灶内热辣辣的火焰,还是因为我的缘故,美琴嫂的面颊通红,如同雨后初晴的花朵,娇艳欲滴,让人时不时的就想咬上一口。
  
  美琴嫂定了定神,装做没有刚才那回事的样子,微微笑道:“恩,是很有经验。好啦,你去上那屋休息去吧,我来烧,一会就好。”说完美琴嫂就继续向灶里填着柴火。
  
  “嫂子,你就让我待会儿吧,一个人待在那屋里挺无聊的。”我将双手伸向灶眼前,暖烘烘地烤着火。
  
  “也罢,你就坐在这陪嫂子说说话吧。”嫂子往锅灶里添了一把柴火,道:“是不是冷,要不,我给你拿一件你大哥的衣服先穿着。”
  
  我赶忙举双手不同意,道:“不行,不行。大哥的衣服我怎么能穿呢?”
  
  嫂子诧异地望着我道:“为什么不能穿?嫌你大哥的衣服都是便宜货,看不上眼?”
  
  我再次连连摇手,火辣辣的双目注视着美琴嫂,恳切地道:“嫂子误会了。我怎么会嫌弃大哥的衣服呢,只是……”
  
  “只是什么?”美琴嫂受不了我火辣辣的目光低着头不敢看我,小声地道。
  
  眼看时机成熟,还等什么,我嘿嘿笑了两声,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带着玩味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你看我作什么?还不快回答我的问题!”
  
  “哦。常言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作兄弟怎么能够……”
  
  美琴嫂生性温柔,从来不会大发脾气,但听了我这话却突然火地站起身来,指着我的鼻梁骨,气呼呼地道:“你混蛋,我又是给你做饭又是给你烧汤,哪点对你不好,你要这样埋汰我,难道我在你眼里就不如一件衣服吗?……”眼泪哗哗哗顺着脸颊就流下来了。
  
  虽然把美琴嫂给弄哭了,可我心里并不后悔,因为这让我知道了她心里对我的真实感觉。
  
  我知道美琴嫂并不排斥我!刹那间,我心底不知从哪里升腾起的一股勇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或许这就叫做色胆包天吧。
  
  美琴嫂满脸羞红,道:“你要干什么?”没等她回过神来,我顺手一拉,由于我坐得矮,她正好被我拉到了怀里,半趴在我的身上。无巧不巧地,我高翘着的小弟弟顶在了她的羞处。在我的怀里,过了好半天她才像清醒过来似的,用手推搡着我,有些慌张,低声叫道:“你快放手,让我起来!”
  
  我只是笑眯眯地盯着她微带惊慌的脸蛋,双手搂的更紧了些。
  
  “你要干什么,快放我起来,要不我喊人了!”美琴嫂有些色厉内茬了。
  
  “我知道嫂子不会喊的!”
  
  “你就看准了嫂子好欺负是不是?”
  
  我一只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腾出另一只手为她擦拭着面颊上的泪水,疼惜地道:“嫂子,我爱你还来不及来,怎么会欺负你呢?”
 “这不是在欺负我是在干什么?”美琴嫂嗔怒地瞪着我,恨恨地道。
  
  “嫂子,我这是在爱你呀!”
  
  “你混……”美琴嫂话刚开口,我就知道肯定是骂人的话,让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脱口骂人,实在是我的罪过,所以我就一把抱紧她的细腰,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吻了上去。
  
  女人的矜持让她发扬到了极点,无论我的舌头如何在她的香唇上探索,用我的舌尖往她双唇里钻,她的红唇一点都不配合,始终抿得是紧紧的。
  
  嘿嘿,彼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这时我把屁股朝上一拱。硬邦邦的小弟弟正好碰到了她的敏感部位,只听到她噢的一声小叫,双唇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如此大好良机我又怎能错失,我的舌尖不失时机的钻了进去。
  
  原本我还担心她会趁隙咬我一口,还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美琴嫂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细细的在她的牙齿里边轻轻的舔着,撩拨着她的舌尖。慢慢的她闭上了双眼,她的舌尖和我交缠在一起,我吸吮着她的舌头。她渐渐的有了反应,也开始用力吸着我的舌头……眼看美琴嫂就要迷失在激烈的舌吻之中,我稍微有点失神没想到就被她钻了个空子。美琴嫂在我的下嘴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也不知道她那娇小的身体从哪里来的力量,猛地把我往后一推,就我的怀里逃了出去。
  
  “啪”的一声,我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痛。出乎我的意料,美琴嫂并没有大声叫人,她只是与保持着一定距离地站在门口的方向,胸脯起起浮浮,呼吸沉重,一双秀目冷冷地盯着我看。
  
  这时的我已经从兴奋的巅峰摔了下来,一股咸咸的味道从嘴唇处传来,原来嘴唇已经出血。
  
  “嫂子,对不起!”我从地上爬起来,擦了一下嘴唇的鲜血,操,好痛,这女人下嘴挺狠的呀。“我先走了。”说完便不在理她,越过她要到那屋里穿上自己的湿衣服回家。
  
  丫的我真成了混蛋了,家里还有两个水灵灵的美娇娥在等着我回家宠幸她们。操,我却不知是那根筋不正常了,非要惹这个女人,都说蔷薇虽美,终究带刺,这是老子以前没吃过女人的亏呀。*,丫老子自打第一次玩女人开始基本上都是女人投怀送抱,还没有今天这么衰过。日,嘴都给咬破了,还被打了一耳光,这要是被我的那些女人们知道了,本大爷还混个屁。
  
  娘的,这湿透了外衣还真是凉,拿在手里真他娘的不想将它往身上穿。
  
  “衣服先不要穿才哩,吃了饭再走吧。”美琴嫂端着两盘菜肴和几个馒头放在我面前的方桌之上。我还以为她从此以后就不再理会我了哩。
  
  明明知道她对我好,可那股男人的小心眼犟脾气一上来哪里会理会这些,这会也不嫌湿衣服凉了,直接一轮就穿在了身上,湿裤子,脏皮鞋统统全都一股脑穿上,道:“不用了,玉真玉梅早该做好饭在家等着哩。哦,对不起打扰嫂子了,我来是告诉嫂子,大哥今天不回来了。”话里话外都是干巴巴、冰凉凉的,这哪里是对自己的嫂子说的话,分明比陌生人还陌生人嘛!
 “喔,知道了。”美琴嫂面无表情地道。
  
  “走了。”我颇感无聊地扬了扬手。
  
  “把汤喝了再走吧,反正都已经做好了。”
  
  “算了,还是不用了。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一时糊涂鬼迷了心窍做了这混帐之事。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否则……”我伸指指天,接着道:“今我蔡恬在这里发誓,如若以后再对嫂子有不轨之举,必遭……”
  
  没等我将最后半句誓言说出,但见一道白影飞过,“啪”,一个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砸在我的脸上,然后被反弹出去飞出老远,原来是一个白胖胖热乎乎的大馒头。紧接着又是一声“啪”的脆响,女人香喷喷的手掌再度光临了的我的右脸。操,有够狠!我感觉刚才还冰凉凉的右脸现在已经火辣辣的啦。这个女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可温温柔柔的连大话都不说一声。
  
  “你混蛋!”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又爬上了美琴嫂的面颊。
  
  原本还想发飚的,可是一对上她那双泪水汪汪的眼睛,我的心立马软了,本来要说的话语没有说出来,只温温柔柔地迸出了三个字:“怎么了?”
  
  美琴嫂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声音小的象蚊子一样道:“谁让你发誓了?”
  
  “我发誓还不是让你安心,让咱们以后还能和睦相处,我喜欢嫂子,我不想嫂子以后见到我象老鼠见到猫似的老躲着我……”
  
  “谁老躲着你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躲能躲的开吗?”
  
  “说的也是噢,呵呵……”
  
  “笑什么笑,刚才你说我什么来着,”美琴嫂一改往日的温温柔柔把她火辣的一面完全展现出来,“老鼠?你个混蛋说我是老鼠?”女人的眼睛已经瞄上了我的耳朵,我知道大多数女人都比较钟情于拧男人的耳朵,我想美琴嫂也不会例外吧,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对大哥用过?
  
  眼看美人儿就要发飚,要想自己的耳朵安生的话就必防守住她的进攻。
  
  在美琴嫂的小手接触到我耳朵的一刹那,我的双手突然从她腋下穿过,双手一拢就将她再度抱入怀中,有了前车之鉴,我知道她不会大喊大叫的,也不会咬我的舌头,就再度吻上了她那香甜的樱唇儿。
  
  无论军事,或是生活,防守都是为了不让自己或自己一方受到伤害。防守方法大致可分为两种:一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二为以攻为守。第一种防守是消极的,自己始终处于被动的状态;第二种防守是以进攻对方来达到防护自己的目的,其常用方法为当对方反击自己时,自己主动出击,反攻对方的要害,迫使对方转攻为守,无力来攻击自己。如今,我对美琴嫂这么一抱一亲正得以攻为守的个中三味。
  
  美琴嫂身材娇小玲珑,被我这么一抱,双脚就离地而起。对于女人而言,这个姿势实在没有安全感,美琴嫂双脚无意识地一叉就从后面环住我的腰身,原本要拧我耳朵的小手也变成抱住我的脖子。
  
  “咳,咳,咳……”两个舌头疯狂搅拌的香津完全把两个人给呛着了。
  
  “混蛋……都亲的……我喘……不过气……”美琴嫂娇柔柔喘息不已,真是我见尤怜啊!
  
  “我也是。嘿嘿,谁叫嫂子的小嘴那么甜那么美呢?”我的双手抚上美琴嫂的两半肉忽忽的屁股蛋使劲往上一提。
  
  “混蛋,就知道欺负我。”美琴嫂娇媚地瞥了我水汪汪的一样,秋水幽潭深深地诱惑我的欲望。
  
  “这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吗?”
  
  “哼,你爱我?鬼才相信你,大骗子!”
  
  “我骗你干什么,我是真的爱你,不信,咱们继续……”说话间,我又要去啄她的小嘴。
  
  “去,”美琴嫂的小手堵在了我的嘴上,阻止了我的新一轮进攻。“赶快把饭给吃了,汤给喝了。”
  
  “真舍不得将你放下。我要这样抱着你吃饭。”美琴嫂肉嘟嘟的身体抱着真舒服。
  
  “你混蛋,你的衣服都是湿的,都快把我的衣服浸湿了,赶快把我放下来。”美琴嫂的两条小腿不住地乱慌。
  
  “好,别动,我放你下来。”光这样抱着也不是办法。
“嫂子,真香真好吃!”我一口接一口地往着嘴里不停地塞着菜和馒头,口里满满的还不忘对美琴嫂来上几句模棱两可的话挑逗一下。(小说)果然,美琴嫂会错了意狠狠地腕了我一眼,红着脸道:“没正经的,饭菜咋堵不住你的嘴呢?”
  
  我装着受了很大委屈道:“嫂子咋能这样说人家呢,嫂子做的饭菜是真的很香很好吃嘛!夸一夸都不行吗?”
  
  美琴嫂甜甜一笑,道:“好了好了,别在装了,赶紧把汤喝了滚回你家去。”美琴嫂坐在方桌的对面为我盛了一碗香喷喷冒着热气的菜汤放在面前。
  
  “嘿嘿!”我用傻笑回应着美琴嫂,有时候装傻也是一种幸福,“嫂子今天做的什么汤,好象跟以前不一样?”
  
  “哦,有什么不一样的?”
  
  “恩,我看看。比以前多了一些黄花菜,还有豆腐。”
  
  “嘻嘻,你的眼还真尖。”
  
  “嘿嘿,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美琴嫂妩媚地笑道:“少贫吧你就。快把它趁热喝了。”
  
  我赶快将嘴里面还剩下的半口馍与菜囫囵吞下,端起面前的菜汤就往嘴里倒。(小说)“哎,你慢点儿,烫!”
  
  我*,一口热汤倒进嘴里差点没让我立马给吐出来,烫,太烫了!强忍着将这口热汤给喝下去,哈,哈,嗓子都冒烟了,用舌头舔了舔上颚,乖乖,肯定起了水疱。
  
  “嫂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呀?”
  
  “谁生你气,叫你慢点儿慢点儿,谁让你这么猛了。怎么样,嗓子冒烟了吧?嘻嘻。”
  
  “幸灾乐祸。还不是你害的,还不过来给我吹吹,坐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呀?”
  
  “你自己不会吹呀,还让人家给你吹。”话虽如此说,美琴嫂还是过来了我这边,与我同坐在一条连椅上,把菜汤端起来,红艳艳的小嘴对着它轻轻地吹将起来。
  
  我呆呆地盯着美琴嫂的小嘴,痴痴地道:“嫂子的小嘴真美!”
  
  “还不赶紧吃你的饭,说什么混帐话。”
  
  “我说的是真的。嫂子的小嘴就象那熟透了的小樱桃,娇檄鲜红,美艳欲滴,真是秀色可餐啊,小弟只这样看着就已经饱了,若是能一亲芳泽,那真是……”
  
  “你还有完没完。刚才不是都给你亲过了嘛,也没见你少吃多少。”说着把碗放在桌子上,也不帮我吹了。
  
  我伸把把她揽过来*在我身上,稍稍用力阻止了她的挣动,然后用筷子夹起一撮肉丝放到她的嘴边,道:“嫂子刚才只顾着看着小弟吃,让小弟心里着实过不去。来,嫂子,小弟喂你。”
  
  “我早就吃过……”美琴嫂樱桃小口一张,我便将筷子插到她嘴里去了,堵住了她下面要说的话。
  
  “天气冷,多吃点对身体没有坏处的。”
  
  美琴嫂无奈,只好一边嚼着口中的肉丝一边道:“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端起桌上的汤碗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小嘬了一口,哇,真是清香四溢,唇齿留香呀!这样的美汤正应该一口一口的轻轻浅尝,如果象刚才囫囵吞下的一大口热汤,真是得不偿失,而且还会伤了自己。
  
  “嫂子的手艺真好!对了,这豆腐、木耳、豆芽咱这里不缺,可这黄花菜你在哪里找的,咱们这里可不多吆?”
  
  美琴嫂舒服地*在我怀里,一口一口地咀嚼着我给她夹的菜肴,笑道:“这还是老四他媳妇靳侠今天刚从她娘家带回来的一点,她说大家都喜欢我煮的汤,就放在了这儿了。别人还都没偿到,倒是让你先占了先。”
  
  “嘿嘿,谁叫他们没有口福哩,嫂子对我真好!”
  
  “好了,别贫了,快喝吧,凉了就不香了。”
  
  “嫂子,你喂我喝。”
  
  美琴嫂捏着我的下巴,一笑道:“你咋就这么难侍侯呢?”说着就要从我怀里出去。
  
  我双手一合,紧紧将她抱住,道:“你干什么?”
  
  “你不是让我喂你嘛,没有汤匙怎么喂?”
  
  “要什么汤匙。我要你用这里喂我。”我用大拇指划拉着她的樱桃小口儿。
  
  美琴嫂玉面霞红,拨开我的手,羞涩地道:“讨厌,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不嘛,我就要嘛!”说我小孩子,我就小孩子似的撒娇,看你怎么着。
  
  “嘻嘻,不要脸!”美琴嫂端起汤碗,清偿了一小口,啧啧,不凉不热的,温度正好合适。
  
  “啊!——”我张开了大嘴,等着美琴嫂像小鸟一样嘴对嘴地喂我。我想那一定很够味!嘿嘿,我色色地想着。
  
  “啪!”我的额头上轻轻地挨了一巴掌,立马将我从意想中拍醒。
  
  美琴嫂一咕噜将一口鲜美的菜汤全部咽了下去,俏皮地盯着我的窘态,吃吃地笑着。
  
  “嫂子,不要再诱惑我了,我快忍不住了。”我拉着美琴嫂的另一只手抚上我的裆部,道:“你摸,它都愤怒了!”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再次翘起了小头,硬邦邦的把裤子撑起老高。
  
  刚才在厨房时,美琴嫂已经感受过我的坚挺,现在亲手摸上去,虽然隔着裤子,去依然能够感觉出它的尺码,小嘴儿不由倒抽一口凉气,赶忙把手挣了开去,心里扑突突狂跳不已,暗暗惊诧道:“好大!好硬!”
  
  片刻之后,美琴嫂受不住我不断的调戏,终于开始为我嘴对嘴喂汤。
  
  “汤味的鲜美香醇再加上嫂子樱桃小口中芝兰般的香气,啧啧,真美!”
  
  美琴嫂轻笑起来,脸上荡漾着浓浓的春意,道:“坏东西,就知道这样整治人家。”话虽如此说,可美琴嫂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又含了一口香汤往我的嘴里送来。
  
  我坏坏地一笑,紧吻住美琴嫂的小嘴儿将舌头伸进了她嘴里,不断地搅拌着她的小舌,让香汤在我们两人的口中来回流动。这种玩法非常刺激,真是让人三生难忘呀。最后在我的坚持下,混合了我俩津液的香汤被美琴嫂吞了下去。
  
  你来我往的,一碗鲜美滋补的四物汤就在我和美琴嫂的缠绵相吻中不见了。
  
  “嫂子,美吗?”
  
  美琴嫂眉眼如丝,喘息息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美的一次佳肴!美人儿,你真的让我好爱你!”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香艳杀劫 下一篇:禽兽的虐待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